房山基督教堂-房山堂

荒漠甘泉福音戒毒事工

BeleiveJesus1-John3_16.jpg

  在基督化家庭中长大的我,爷爷是传道人,虽然在基督文化薰染下成长,但我不相信上帝。在经济发达、罪恶泛滥的中国社会,我也受到影响,追求所谓的自我成就,以致偏离了人生方向。

  那时,我的梦想是有富裕的物质生活,有自己的房产、别墅、汽车和企业。1993年,我的所谓梦想接近实现;可物质充足却无法填满心灵的空虚。以前未信 耶稣,不了解这个。为了排遣心灵的虚空,先和朋友一起打扑克,赌博。起初还可以,钱来来去去,输输赢赢,当是一种娱乐。有一年的6月初,我和朋友打牌玩了 好几个通宵,输了大概120多万。虽然那时候这些钱是拿得出来,但输这么多钱,心里总觉得特难受,很不舒服,很郁闷、纠结。当时我在外面工作,住在旅店, 在那里遇到一帮朋友正在吸毒,我还劝他们不要吸毒。我心里明白,吸这东西会导致倾家荡产,甚至赔上性命。说完了我就离开。

  我从小家教就很严,父亲、长辈大都是知识份子,他们教育我跟其他人是有区别的,加上我是家中长子,对我期望也很大。可严格教育对我没用,他们只是在知 识上充实我,我的心灵还是充满空虚。输了这么多钱心里还是无法释怀。回到旅店,看到他们还在吸毒,我问这东西还有吗?他们听到我想吸,于是拿一点给我。当 时他们还吹捧这东西好处多多。第一,吸了会使人很安定,年轻人喜欢在外面闹事,打打杀杀的事情就没有了。第二,就是省钱,300元的毒品可以请两、三个人 吸。要是请朋友去大排挡,上酒楼吃一顿也要好几千。听他们说的这些所谓的好处,我那时也乐意接受。从这一吸开始,每天从未停过,大概吸了十年。

  现在回想起来,神没有变,只是我变了。我虽在基督化家庭长大,但我没信主耶稣。那时候爷爷去世了,我家附近聚会点的邻居老爷爷、老奶奶知道我吸毒后都 很关心我。我很少回家,但当他们看到我回家就会跑来我家拉着我说:“孩儿,你要信耶稣。要是你不信耶稣,你会越来越痛苦的。你的家人、你爷爷奶奶是服事主 的。”那时我心里没有神,只有物质需求,对这些很是排斥,就说:“我每天要吃那么多的海洛因,喝那么多的美沙酮(麻醉镇痛药,1960年开始用于戒毒治 疗),受了这么多次的劳教也戒不掉这毒瘾;那怎么能如你们老人家所说的,信了耶稣就能把我的毒瘾戒掉呢?再说,耶稣又看不见。”他们看我这样强辩,心这么 刚硬,硬着颈项,也对我没办法,只好说:“你以后有时间要来教会啊!”

  过了段时间我又回家了,他们知道后又跑来,老奶奶拉着我,她说:“孩子你要去教会听道。”当时跟我回去的有好几个朋友,我觉得在朋友面前很丢脸,很羞耻。于是我就答应她:“明天晚上去聚会。”

  第二天晚上,我母亲就带我去聚会。那时我是先买好毒品放在裤袋里,才跟母亲去教会的。去到教会,屋里坐满了人,根本没座位。可我看到最前面有个座位空 着,于是就坐在那里。后来才知道那是教会同工的座位。坐下后,安静下来听,总觉得台上那人都是指着我来说的。讲的是关于罪的信息,我想我跟那人不认识,他 怎会针对我说话呢?现在才明白,原来是圣灵在作工,借着祂仆人对我说话。后来讲到我的痛处,我眼角泛出眼泪,于是就用手轻轻擦。奇怪的是不擦还好,一擦眼 泪却禁不住地流。在世上我经历这么多的痛苦和患难,也从来没哭过。那时我认为哭是很倒霉的事情,俗话说男儿流血不流泪啊!在那种情况下,我不想让人看到我 在哭,但实在控制不住,终于哭出声来,惊动了整个会场。于是我豁出去了,在那里痛哭起来。在听的时候,我想这信息或许对我戒毒有帮助,或许能把我的毒瘾完 全戒掉。

  证道后,我通过母亲找到传道人,对他说:“有什么方法能把我的毒瘾戒掉?”他说:“你可以在家自己祷告,求神帮你。”对于祷告,我那时候不懂怎么祷告。他说:“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把你心里话、你的痛苦和你的需要全都跟神诉说。”

  回家后,我就开始追求主,后来想要去读神学。其实那一个月,我一边聚会,祷告,一边还在吸毒。家人说:“你要读神学,就要把毒瘾戒掉。”我说:“好, 一定靠着主把这毒戒掉。”但是怎么戒,自己不知道,怎样用基督的生命更新我的生命,也不会。后来弟兄姊妹长时间为我祷告,我终于认罪悔改。听道和追求神的 国和神的义,对毒品的依赖慢慢消失了。在一次祷告会中,神彻底改变了我。自此我努力追求神的话语,装备自己成为主合用的器皿。

  基督教福音戒毒这想法在我心里从未抹灭,我的教会派我做一些栽培工作,培训一些大学生和传道人来参与福音戒毒的工作。教会有同工鼓励我在这福音戒毒上 发展。我也一直在装备自己,但是生命如吃奶的婴孩,承受能力还幼稚,甚至再跌倒吸毒。可这次只吸了半个月,靠着主彻底戒掉了。

  这次跌倒比第一次(两年前戒毒时)更痛苦,内心的罪疚感、失败感对身心的伤害,真是言语难表。圣灵在我心里,主宝血重价买回来的那生命,对罪的敏感度 比以前高很多。所以那次戒毒,毕生难忘!从那半个月失败之后,我重新站立起来,比之前更刚强了,跟神的关系也更亲密,每一步走得更有力量了。过后我继续学 习神学,装备自己,求主使用。

  2003年,我终于下决心,成立福音戒毒事工。当时只有我一人在做,后来团队逐渐扩大,目前有十几名同工参与这事工。我们要有针对性帮助戒毒成员,因 每个人的性情不一样,吸毒时间也不同。制定合理的戒毒计划,听取戒毒人员的意见,有什么问题及时更改,让他从心灵上得到更新。里面的更新才是真正的更新, 才能完全摆脱毒瘾。

  我们现在也在培训一些同工,让他们在福音戒毒这事工上能帮助前来戒毒的人。“先求神的国和神的义”,我们将前面的路完全交托神,求祂带领我们做得更好,让戒毒者得到身、心、灵全面的更新,用基督的爱塑造他们新的生命。

  简介:荒漠甘泉戒毒事工,创始于中国温州某教会的甘雨弟兄。1990年代初,甘雨本人深受毒品其害,至2002年蒙神拣选并呼召,得救并脱离毒海。甘 雨弟兄深刻感受到急需把福音和经历神的大能分享给温州受毒品捆绑的人,并立志在神面前委身,愿尽一己之力为主工作,正所谓是从无到有。2003年开始创办 荒漠甘泉戒毒团契,2006年正式命名。

Copyright 2015 北京市基督教会-房山堂 | 京ICP备14032121号 | 联系我们

房山基督教堂联系方式:

地址:北京市房山区良乡太平庄明慧嘉园附近

联系电话: 010-81388077

房山堂聚会时间:

1.房山堂每周二:祷告会 时间:上午8:30至10:30

2.房山堂每周四:姊妹会 时间:上午8:30至10:30

3.房山堂每周日:主日第一堂 时间:上午8:30至9:30

4.房山堂每周日:主日第二堂 时间:上午10:00至11:00

移动端扫描访问:

房山基督教堂移动端入口